咨询热线:
130-7733-3820

武汉商务调查公司2020年,武汉女子自杀前的三小时:出轨丈夫看到她在写遗书却外出

时间:2022-09-12 来源:创始人

#奇妙知识季#

导读:


在人类所有情感中,爱情是最美好,最永恒的。

在人类所有关系中,婚姻是最亲密,最可靠的。


爱情是婚姻的前奏,是婚姻的灵魂。

婚姻是爱情的升华,是爱情的延续。


可最美好的东西也是最脆弱的,婚姻的维持需要爱情,它不是一朝一夕,而是一辈子的相濡以沫,在婚姻中,任何一个感情上的小问题都有可能导致婚姻的土崩瓦解。


组成婚姻很容易,可维护婚姻却很难。

当婚姻走向末路时,曾经的甜蜜变成了折磨,就连撒娇都令人心生反感,这时候再面对一次对方的“无理取闹”,你会选择回头是岸,还是冷眼旁观?

两年前,家住武汉市新洲区阳逻街的肖梅就遇上了婚姻上的麻烦,在这场麻烦中,肖梅是极力挽留的一方,她的丈夫周志是冷眼旁观的一方。

为了挽回婚姻,肖梅用了各种手段,可丈夫的冷慕让她几度失去活下去的欲望。

肖梅的轻生欲望被周志尽收眼底,当妻子开始当着他的面写遗书时,他拿起手机给女儿发去了信息:

“妈妈她想走极端了,正在给你写信(遗书),赶快回来”。

此事令人心寒的地方在于,周志发完信息后在知道肖梅情绪不稳定的情况下,仍不顾她的挽留决意要出门。

绝望的肖梅给周志打了十几个电话催他回家均未得到回应,她终于不再抱有幻想,用一根书包背带自缢在晾衣架上……

可以说,周志的放任不管间接导致了肖梅的轻生,那么他的行为会构成犯罪吗?周志又是如何解释自己执意出门呢?

01

出事那年,肖梅40岁,已经在家做了好几年的全职太太,偶尔会在网上卖鸡蛋赚些生活费,丈夫周志则经营着一家小酒店。

两人还有一个可爱的女儿田田,那年16岁,正在读高一。

这个家庭是很多普通家庭的缩影——生活上,没有特别的大富大贵;感情上,周志和肖梅也常常因为生活琐事而争吵。

但争吵归争吵,大的矛盾是很少发生的,这个家庭算是个幸福的家庭,至少在女儿田田的眼里是这样的。

多么平淡而真实的家庭状态。

田田认清父母的感情状况,源于一次网购。

2020年2月的一天,田田正用父亲周志的手机购物,手机屏幕上方突然弹出一条语言很暧昧的微信消息。

田田心中一紧,鬼使神差地点开了消息记录。

手指上下滑动之间,田田发现了父亲的一个大秘密:他可能出轨了!

发消息的是一个叫萧丽的女人,在父亲和萧丽的聊天记录中,田田看到了他们称对方为“亲爱的”和很多这样的对话:

“你对我好,所以我必须要对你更好。”

“你身上每处都是我的管理范围。”


田田保存的记录

16岁的田田明白这些话里的暧昧。

为了弄清楚父亲是怎么和萧丽好上的,田田将二人的聊天信息翻到最早的那一天,仔细地调查了起来。

从聊天内容来看,萧丽和父亲是在去年在酒店的经营过程中认识的,二人的关系进展如何?聊天信息上没有过多显示,但她知道,自己的父亲已经出轨了, 至少也是“精神出轨”。

田田怕妈妈知道真相后伤心,便替父亲隐瞒了此事他,她偷偷记录下了部分聊天记录,决定私下找父亲聊聊。

但一个小孩子能和成年人聊什么呢?也无非是从家庭的角度劝父亲和萧丽断绝关系,让父亲删掉萧丽联系方式。

但周志心里如果还有肖梅,他还会和萧丽眉来眼去吗?很显然,田田的劝说是无用功。

田田见父亲依然我行我素,便把这件事告诉了奶奶和姑姑,想让他们一起劝说周志。

但奶奶和姑姑却很信任周志,他们告诉田田:

“他说删了就删了,他不会在外面找的。”

当田田再次尝试找周志沟通时,周志也告诉她:

“莫管我的事。”

事情就这样拖到了4月。

02

在田田尝试和周志沟通的两个月里,周志也曾有几次在家里闲聊时提到过萧丽,但母亲肖梅并未在意。

田田说,自己的母亲是个大大咧咧的人。

肖梅注意到父亲的不对劲,是在她去世的前几天。

据田田回忆,那天父亲应该是和萧丽吵架了,他当着田田和母亲的面让田田给他做蛋挞,好拿去哄萧丽,这句话引起了母亲肖梅的注意,开始追问周志。

“后来他们在微信聊天的时候,我妈也在问他去哪了,要他不要和那个女的搅在一起。”

这件事过去几天后,田田被父母送到了乡下的姥姥家。

那是4月26号,在田田的印象里,父亲在25号晚上还和萧丽约过会,第二天自己便被父母送到了姥姥家。

田田的姥姥和小姨一起生活在乡下,距离田田家大概一个小时的车程,可能是因为女儿在,路上父母之间的话很少,但还是会拌几句嘴,其中火药味最浓的一句话让田田记忆犹新,那是父亲对母亲说的:

“你走吧,还扒着我干什么?”

关于田田回乡下住这件事,她的姥姥和小姨并没有多想。

因为当时疫情的影响还没有完全过去,很多孩子都从城里回到乡下了,乡下人员流动少,比城里安全点。

周志和肖梅把田田送到后,对田田的小姨肖雪说让她在这住几天便匆匆离开了。

令田田和肖雪没想到的是,这是她们最后一次见到生前的肖梅。

在肖梅出事后,肖雪从她的手机通话记录里看到4月25日肖梅给周志打了很多电话,但都没打通,这也印证了田田说的25号父亲还和萧丽约过会。

刚到姥姥家的第二天中午,田田突然收到了周志的一条消息:

“赶快回来,有很着急的事!”

当田田问父亲有什么急事时,周志的回答让她惊心:

“妈妈她想走极端了,我怕一个人在家看不住她。”


“她现在在给你写信(遗书)”

心急如焚的田田立马给肖梅发信息询问情况。

“我发消息问我妈怎么了,用不用我回去,我妈回消息说‘不用,没事,你多在那边玩几天吧’。”

肖梅平静地回复给了田田一种错误的信号,另一方面,前面提到过田田认为母亲是一个大大咧咧的人,她悬着的心放下了一些。

“我相信我妈妈不会选择自杀,她是个很开朗的人。”


当天晚上八点多,田田的大伯突然来到田田姥姥家,说周志让他来接田田回家。

大伯的到来让肖雪很疑惑,毕竟从田田家开车过来要一个多小时,什么事能着急到连个招呼都不提前打?

接大伯接下来的举动,更让肖雪觉得有事发生。

他原本说是接田田回家,可田田上车之前,他却突然让肖雪和田田的姥姥也一起去,但没有说为什么。

一个多小时后,三人跟着田田的大伯回到了田田家,进门却看到了两名警察和法医,以及躺在地上的肖梅。

03

民警告诉肖雪,肖梅的遗体是周志第一时间发现并报警,时间大概是当天下午三点五十分。

肖家人十分不解和气愤,他们心里有太多疑问。

“我们看到姐姐的两封遗书,一封是给我的,一封是给田田的,也就是中午周志在微信里对糖糖提到的‘妈妈正在写信’。我追问周志,明明你因为出轨的事在家劝我姐姐,怎么劝了一天反而劝成她上吊了?我姐姐当着你面写遗书,已经表现出要自杀的倾向了,你为何没阻止她?有没有见死不救?跟糖糖发微信到发现遗体报警之间的这三个多小时,你在干什么?”

面对肖雪的逼问,周志说出了当天的情况。

原来,送走田田的当天晚上,肖梅和周志发生了比较剧烈的争吵,在他们的聊天记录上可以看到这样的话:

“今天上午你如果还非要跟她搅在一起的话,后果自负……你到底还是想让田田成全你跟那个女的在一起,你就想这样,你要是不做得这么明显也就罢了,你跟她认得几长(这么长)时间我不知道吗?你以为我一点也不知道吗?”

第二天,两人的争执还在继续,但很明显他们没有争出各自想要的结果,要不然肖梅不会出现轻生的倾向。

这个时候,肖梅开始给女儿和妹妹写信,也就是周志在微信里说的“她现在再给你写信”。

周志嘴上对女儿说的是怕一个人看不住肖梅,让女儿赶紧回家,可他的所作所为却截然相反。

“周志告诉我,他中午觉得已经把我姐姐劝好了,就在两点多出去了一趟,说有个很重要的事要出去办,要找个同学拿个很重要的东西。”

周志说的重要东西是一份工程竞标资质的文件。

出门之前,肖梅自己做了午饭吃了,周志跟她说了要出去办事,肖梅回应说:

“你出去办事吧,我睡一觉。”

下午周志赶回家中时,肖梅已经在晾衣架上自缢而死,小区的监控录像显示,周志回到小区的时间是下午2点47分。

这正是本案让人心寒的一点,周志在和女儿的话语中已经表达了要看住肖梅(别做傻事),可在女儿回家之前,他却选择了出门,他是真的以为肖梅已经被劝好了,还是根本没有把小妹的轻生欲望放在心上呢?这一点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即使要轻生的是个陌生人,给予能力范围内的救助也会是绝大多数人的选择,何况是相濡以沫近二十年的结发夫妻,何况自己又是过错一方呢?

这不仅是大家寒心的地方,更是肖家人寒心的地方。

基于这一点,肖家人认为周志“放弃了对精神崩溃、处于危境之中的肖梅进行救助,放任肖某死亡结果的发生”,所以,他应该为肖梅的死负责。

肖雪对周志的说法有很多怀疑,她告诉民警,单从4月25日两人聊天记录上来看,肖梅只对周志表达过“要找出出轨对象”“不会放过她”的意思,从没表示过要自杀,一个还要将第三者揪出来的人却突然轻生了,这符合常理吗?

肖雪坚持是周志刺激了肖梅,才导致了肖梅的轻生。

可民警告诉肖雪,经过法医鉴定,肖梅确实是死于自缢。因此,她递交的立案申请被驳回。

04

北京田郭律师事务所田参军律师向肖雪了解了本案情况后,对此案做出了评价。

他认为,周志的出轨是导致妻子当面写下遗书要轻生的主要原因,作为夫妻关系的一方,其在法律上有救助肖梅的义务,可他明知肖梅要轻生却放任不管,还外出让妻子一人在家,间接构成了妻子的死亡,涉嫌构成间接故意杀人。

田律师还表示,国内已经有了相关的判决案例。

母亲去世后,田田不敢住在家里,无处可去的她在派出所待了三天,这三天,父亲周志没有给她打过电话。

在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田田都选择住在乡下的小姨家。

对一个16岁的女孩子来说,母亲突然离世的打击实在太重了,对于田田来说这种打击更甚——因为她是第一个发现父亲出轨的人,也是第一个尝试挽救这个家庭的人,可她失败了。

也许周志从法律上无罪,但从道德和作为一个丈夫上看,他是有罪的。

或许因为日积月累的一起生活,夫妻双方对对方知根知底,让他误以为妻子的轻生、写遗书行为只是“无理取闹”和“胁迫”;或许是因为感情的破裂,让他对妻子的确没了基本的关心。

不管是哪一种原因,放任一条生命的逝去都是很大的罪过,何况还是自己的枕边人。

当然,家庭责任心是老生常谈的话题,抨击“渣男”的声音也不多这一个,笔者更觉得惋惜的是那个女孩的妈妈。

于肖梅来说,留不住的人心,不值得用宝贵的生命去换,崩溃后的轻生行为同样不可取,生命高于一切,就算夫妻真的没了感情,好聚好散也不失为一种从头再来的方式。

轻生的念头,产生只需要几秒钟,实施起来只需要几分钟,但活着的亲人可能要悲痛跟随几年乃至整个余生。

死者长已矣,生者长戚戚。

感情需要双向奔赴,婚姻同样需要两个人的共同呵护,失去了任何一方努力的婚姻,就成了一座禁锢生命的牢笼,埋葬未来的坟墓。

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说,撒手不也是热爱生活的一种表现吗?